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股票

中國市場面臨三道坎兒 本土企業猛烈圍堵

時間:2017-09-29 08:12:05 來源:今牛財經綜合

中國市場面臨三道坎兒 本土企業猛烈圍堵

本土企業的圍攻、水土不服、政策壁壘等均是Airbnb必然要克服的難題。

據報道,美國短租網站Airbnb近期正在發起新一輪融資,此輪融資之后Airbnb的估值將高達300億美元,此番融資將幫助Airbnb推遲難以預期的IPO之路。然而,新一輪融資是否能夠幫助Airbnb深耕中國市場還是未知數。有業內人士指出,這一全球化擴張、估值超過萬豪的Airbnb在中國市場的發展實際上并不容易,本土企業的圍攻、水土不服、政策壁壘等均是Airbnb必然要克服的難題。

近期Airbnb正在推動兩項資本動作。其中包括5億-10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甚至有消息稱金額為7.5億美元。同時,投資人計劃從Airbnb員工手里購買股份,幫助長期雇員出售股票套現。

分析認為,這兩項舉措使得Airbnb有了新的資本,通過新一輪融資,Airbnb的估值從去年的255億美元增加至300億美元,繼續領超萬豪,并成為美國估值規模第二大的初創企業,僅落后于Uber的625億美元估值,同時也是全球第三大估值的初創公司。而幫助員工出售股份套現的舉措則可激勵及挽留頂尖人才。

同時,新一輪融資若落地可幫助Airbnb推遲IPO計劃,減輕上市壓力。在融資傳聞之前,Airbnb還被傳將進行IPO,然而,在現有政策對“Airbnb模式”的限制下,IPO并非易事。有業內人士指出,Airbnb的估值、房源數量都十分突出,備受資本市場關注。作為一家平臺型企業,Airbnb的全球化布局仍需繼續,此番融資對Airbnb的全球擴張提供了資金支持。易觀國際分析師朱正煜亦指出,用戶端的推廣、市場培育等都需要資本支撐。

另外,Airbnb也逐漸開展短租以外的業務。今年6月底,Airbnb酒店業戰略總監Conley公布了會獎行業戰略規劃,有媒體報道指出,Airbnb將自身定位為商務旅客和休閑旅行者提供探索的平臺。此前,Airbnb則通過技術手段滿足商旅客戶的需求,比如可以在Airbnb上幫助他人預訂住處。有數據顯示,包括Google、 Salesforce以及摩根士丹利在內的5萬多家企業已經在Airbnb上下過訂單。騰訊研究院的數據則顯示,目前Airbnb的客戶中有10%為商旅客戶。

Airbnb成立的時間并不長,據統計Airbnb成立八年以來透過發債及股票募資方式共募得30多億美元,僅去年6月就募得15億美元。而在房源數量上,Airbnb公布的數據顯示,目前Airbnb在全球共有200多萬套房源,覆蓋192個國家超過3.4萬個城市。

然而,作為全球分享經濟的代表企業,Airbnb在中國的布局卻不是那么順利。從房源數量和拓展范圍來看,Airbnb面臨著中國本土企業的強勢競爭。新一輪融資是否能夠幫助Airbnb在全球化擴張的中國市場發展仍是未知數。北京商報記者就此也詢問Airbnb方面,但截至發稿對方并未回應。

Airbnb在全球的房源超過200萬套,但并未公布在中國市場拓展出的房源數量,不過有媒體指出,估計Airbnb在中國的房源數量3萬多間,這一數據相較中國本土企業相差甚遠。在中國本土企業中,途家以42萬套房源位居第一,覆蓋國內329個目的地和海外1085個目的地,螞蟻短租以30萬套居第二位,覆蓋國內300多個城市及旅游目的地,小豬短租則有8萬套,此外還有木鳥短租、去呼呼等企業。不過在出境游市場中,Airbnb的房源數量遠超本土企業,但如何吸引中國游客通過Airbnb訂房才是關鍵。

實際上,小豬以及螞蟻短租、木鳥短租均被稱為“Airbnb的中國學徒”,均以分享經濟的方式發展短租業務,Airbnb的另一個國際對手Homaway還是途家的股東之一。然而,“學徒們”經過近兩年的發展和探索,逐步打開了中國短租市場,并跑馬圈地,前不久途家與螞蟻短租剛剛宣布合并。華美酒店顧問機構首席知識官趙煥焱對此表示,本土企業基本站穩腳跟,包括中國最大的酒店式公寓新加坡凱德置地的雅詩閣也已經與途家合作,在這一情況下外企進入更加困難。

另一方面,騰訊研究院發布的數據顯示,中國在線短租市場中仍有90%的潛力市場有待開發,包括海外市場、農村市場以及特色民宿,僅國人在海外在線短租的潛在市場規模就達到了240億-300億元。市場空間也吸引著不少創業者入局,從2011年至今,每年都會新成立2-6家短租企業。中國新企業的創建和崛起對Airbnb來說也具有一定壓力。

而在競爭方式上,“Airbnb的中國學徒們”并不一味照搬Airbnb,從短租民宿開始,旅游、圍繞短租的產業鏈等相關行業已經逐步運作,有從業者指出構建生態圈是下一步的目標。而途家一開始便從公寓入手,通過B端拓展房源,并在物業、裝修、保潔等方面均有布局,Airbnb在中國市場的最初試水則主要開始于中國式支付和語言。朱正煜對此指出,Airbnb在中國的實力相對還較弱,覆蓋城市少,需要加強布局。

Airbnb在中國的發展并不容易,面臨本土企業的競爭難以避免,同時境外企業入駐中國市場往往會面臨“水土不服”的問題。首先是分享經濟的接受程度受到中國文化的制約。目前,信任體系在中國并未搭建完畢,很多房主并不愿意將房屋分享出去,這同樣也是本土短租企業面臨的困境。另外,在預約、問題溝通過程中,用戶需要通過郵件溝通,在如今流行“說走就走”的時期,郵件溝通的不便利更為明顯。趙煥焱也舉例指出,中國還有一些法律規定不適合Airbnb的模式,比如中國反恐法規定沒有完整的身份登記罰款10萬元以上。

Airbnb在去年8月宣布正式進駐中國市場,并引入紅杉資本中國與寬帶資本兩家中國戰略合作伙伴,計劃搭建中國本土化管理團隊, Airbnb聯合創始人兼CEO布萊恩·切斯基曾表示,此次合作將幫助公司“駕馭中國市場,打造完全本土化的存在”。

在在線住宿預訂領域,一直不溫不火的Airbnb并非單例,Booking、Agoda等均是案例。途家CEO羅軍指出,相對于境外企業,本土企業是土生土長的,耕耘時間長,具有一定優勢。勁旅網總裁魏長仁也指出,用國外的玩兒法在中國市場發展是不靈的,很難做到本土化。

作為分享經濟的代表企業,Airbnb的政策障礙在近期頻頻增加,而在中國市場,政策也并不明朗,這一狀況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Airbnb在中國的發展。

目前雖然國家曾經鼓勵度假租賃的發展,但是并未完全規范這一市場,比如對接安全系統、短租稅收等,在這些政策都不明朗的情況下,短租企業尤其是境外短租企業在中國市場的布局有所限制。“在稅務、法律方面,美國還比較先行,在中國尚未明確之前,它如何進入?”趙煥焱坦言。

另外從分享經濟的角度來看,用車領域的分享是一個典型案例,這一方面涉及到法制法規的事件不斷發生,有業內人士認為,房屋的分享不像用車的分享擴展得快,因此法制方面滯后的弊端不如車的分享領域明顯,但房屋分享的相關法制需要未雨綢繆。

趙煥焱則認為,對Airbnb來說,在美國紐約站穩腳跟是當務之急。“因為目前它在紐約的優勢最大,在美國其他地方都沒有明顯的優勢,因此紐約酒店業協會對其強烈抵制。”紐約酒店業協會聘請華盛國際做的報告顯示,Airbnb在2014年9月-2015年8月對紐約酒店業造成21億美元的負面影響,紐約市、州聯邦政府稅收損失超過2.26億美元。在此背景下,紐約、日本、法國、柏林等國家及城市均加強了對Airbnb模式的監管。

熱門標簽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投稿合作| 法律聲明| 返回頂部

版權所有 ©2015-2017 今牛財經 粵ICP備15110518號-1

所載文章、數據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使用前務請仔細閱讀網站聲明。

香港六合彩今晚特码